關於部落格
如果生命是由許多的一瞬之光組合而成, 那...我要大聲歌唱, 開心跳舞, 認真的過每一天!
  • 56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跳舞這件事

當初會進去社團,也不知道是發了什麼勁,可能剛好有Gafi作陪吧,所以儘管找不到EB1的正確去處,還是慢慢地到處找和摸索。那一晚看到一群很熱情的人,眼睛發亮地告訴我們他們之前做了什麼事情,有什麼收穫,然後稍微地自我介紹後,轉而去看上年度的社團成果影片;說真的,當時是有被這個社團一學年度要做的事項給嚇到,參加舞蹈比賽、辦成果展、學校表演等,我跟Gafi兩人面面相覷,最後也是匆忙地告辭,只因為我的AW作業尚未完成。

但之後還是去了,地點是在體育館的三樓舞蹈教室,很寬敞又有很大的鏡子,雖然地板不是很光滑又舒服,但光看場地就很有fu了。雖然老師一開始就叫我們做了很多動作,也問了很多問題,像是第一位置、第二位置是什麼,那spiral又要怎麼做,一個半小時下來,腦袋倒是挺昏花的,而且也慢慢地意識到,我好像有點跟不上進度。雖然有鏡子可以看到老師,但老師總會要來個驗收,當大家一起做時,還可以看別人怎麼做,但後來老師逐步地把範圍縮小,一次三人後,我真的就很慌,當大家都進到下一個動作時,前一個動作尚未完成,加上又因為肢體反應不是很快,左右邊又開始搞混,特別是當有大幅度的旋轉,然後做的動作;幾周過去了,我還是覺得自己怎麼做都很醜,跳也跳不起來,也聽不大懂老師的要求,看著大家練個幾次就熟能生巧,心裡真的很慌張。那時雖然都帶著笑容,可是根本不知道自己來這兒是做啥的,身體律動後帶來的舒暢是很棒的,但是如影隨形的壓力也讓我很困惑,怎麼我就是辦不到呢?


社團裡還是有很棒的夥伴,一開始滿難啟齒要別人示範動作教我,但老師在前頭也沒空來教,那麼鄰居就會是很好的helper,他們不見得是裡面做得最好的,但是從他們失敗到成功的經驗,會更能告訴我如何把身體翻過去,如何在右腳落地時,維持平衡,因為這樣的揣摩和摸索,都是很漸進式地,而且是可以馬上驗收,所以有時候只要有一點點的進步,都會讓自己覺得很有趣,而旁邊教的同學也感到很有意思。像像大家大字型地躺在地板上,跟著音樂的節奏做動作,先是右腳拉上來,拉到左邊去,接著回來,換左邊,交換兩次後,在下一次的右邊時,身體就要連帶地捲曲起來等等,這時候因為沒有辦法看到鏡子,所以只能憑著自己的記憶去記動作,嗯,那種反覆機械式運作,要能做好的方式就是在做下一個動作前,先想到下一個動作是啥,然後才能一氣呵成地跟上音樂地去跳。


一個冬天過去了,接下來的寒訓,來了位很特別的人物,品文!


據說她是非本科的北藝大舞蹈研究所學生,在南華念書時,都會來參加這邊的練習,從無到有,最後讓她考進台灣現代舞人才培育的溫床的學校。她是來指導我們跳成果展的舞蹈的,一周的魔鬼訓練,從早上九點練到下午五點,中間休息一小時。那幾天真的過得很漫長,不只是因為體力的消耗,還有品文對我們動作的要求,她曾說過"如果你跳舞是為了得到親朋好友的掌聲,那這樣就可以了;但如果想要得到陌生人的掌聲,這樣是不可能的。"當時這句話地卻在大家內心起了漣漪,畢竟很多人認為跳舞是很快樂的,不太追求動作的精準和完美的要求,面對這個嚴格的編舞家,雖然覺得很苦,時常得挨罵(因為她認為我們練習三次就應該把動作記起來),但如同前面所述,我的舞蹈細胞尚未成熟,要我練三次就成,根本是難事;再加上這首there there是團體舞,每個人負責的動作和位置都不一樣,這也算是現代舞的一種特色,每個舞者扮演了不同的角色,可以是主也可以是副,但唯有看到整體,才是完整的舞作。所以,當時在沒人可以幫我的情況下,真的挨了不少罵。而且再加上長時間地練習,兩天下來,大家的腳簡直是慘不忍睹,瘀青是小事,破皮也只是家常便飯,但舞還是得跳,那麼就只能貼個透氣膠帶在時常得摩擦的地方,當個止滑墊啦!


說也奇怪,一周後我也漸漸地跟上大家的腳步,可以不落拍地跟上大家,不再是那顆老鼠屎啦!對,我記得有個動作是要大家手勾著手,頭瞬間地在左右擺動,眼神堅定的;但偏偏我就是猶疑不定,立刻被抓了出來,那時候真的很糗,品文質問我說是否做錯了什麼?反正,一周後,品文離開了,大家還是繼續練舞,可是心裡有個聲音出來了,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練舞呢?


我心裡明白得很,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辦?複雜糾結的情緒交織著,最後,我選擇了退出,讓自己喜歡舞蹈的理由變得單純一些,站在遠一點的距離去看舞蹈,我或許可以找到答案。沒多久,在聯副上看到劇場家鴻鴻寫了篇他的跳舞經驗,對他來說舞蹈是個美好的記憶,也是一個只能遠望而不能褻玩焉的藝術,他的肢體永遠沒法子像其他舞者那般柔軟,精準又迅速,但是偏偏他又很著迷,硬是在舞團待上好一陣子,最後雖然還是走他最熟悉的老路子,但是那個美好的記憶,卻給他很大的衝擊。看到這篇文章時,我內心也是百感交集的,帶著一點私心的理由來到社團,當這個理由已經不存在時,我覺得就很難讓我留下來的動機,可能我很介意那種混濁的感覺吧?想跳舞的心還是在的,但是身不由己,真的很怕變成大家的負擔,最後,還是做了個逃兵,倉促地離開社團。但後來也發現,接下來的那個學期,胖得很快,XD。


但我後來並沒有錯過社團成果展,坐在觀眾席看著他們的表演,覺得真的很棒,也體會到當片段的動作可以組合成一支舞時,創作的理念是可以透過舞者傳達出來的,特別是在看there there時,更有這樣的感覺。因為已經曉得下一個動作會從來裡出來,接下來又會有什麼精彩的地方,這都讓我感到很期待,雖然曉得舞台上已經沒有自己的位子了,但是還是有種我也曾經是那支舞的一部分的感覺。


從那次之後,開始懂得看舞、欣賞舞作,可以從舞者的肢體去聯繫編舞家的意圖,而被感動。有時候,我覺得編舞家跟建築家是很類似的,他們同樣都需要高度的想像,從每個動作去慢慢推演下一步是什麼,而且得把不同的媒介給處理得妥當,才不致於留下突兀的感覺,舞者之於鋼筋水泥,有了各種的形體變化,不拘泥於死板地方形堆疊,有了像風的流洩感。除此之外,我們通常都是透過這些東西,才能去理解編舞家和建築家的意念,而他們也仰賴作品的傳達,和世界對話。


接下來會想分享看雲門春鬥的心得,但請看下一篇囉,舞蹈的引言好樣被我拖得太長了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